生命心靈的反思 - 專訪表達藝術治療師鄺文傑Aleck Kwong

August 15, 2018

文:Je:rome.

十二年前巴士阿叔一聲「你有壓力我有壓力」,道盡香港人壓力爆煲的境況,至今仍然教人難以忘懷;心理壓力是都市人的問題,經歷過低潮的人隨時在你我左右,有的會接受心理輔導,有的需要精神科藥物,拉我們一把。表達藝術治療師鄺文傑Aleck認為,我們可以透過不同的藝術媒體表達自己,從而達到覺察、反思及成長。

超越言語的表達

表達藝術治療是一個心理治療手法,治療師透過帶領接受治療者進行一系列藝術創作,探索自己的內心世界,並尋找意義。表達藝術治療涉足的媒介相當廣泛,包括視覺藝術、音樂,形體、戲劇、文字創作等。Aleck解釋:「表達藝術治療與其他藝術治療的不同之處在於,我們會運用很多不同的媒介,是一套綜合的手法,而其他形式的藝術治療通常著重單一媒體的運用。」

表達藝術治療乍聽之下有點像畫畫興趣班,但其實是牽涉不同學科的專業治療方案,能治理不同的情緒問題。Aleck現時在不同機構進行治療,包括學校、醫院及其他非牟利機構,接觸過的對象亦十分廣泛,有特殊學習需要(SEN)的學童、正進行精神復康的成年人、少數族裔,都是Aleck的治療對象。「表達藝術治療能夠幫助一些不擅辭令的朋友、經歷過創傷或精神健康欠佳的人以非言語的方法表達自己。」他們的內心可能都有千言萬語,只是欠缺有效的渠道表達和抒發。

我們都是藝術家

又畫畫、又作曲、又寫詩,表達藝術治療師是否身懷絕技?「這其實只是一般人的誤解;這些藝術形式只是引導,最終的目的是要讓人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。」治療的重點是過程,不是結果;不需要訓練出一個個藝術家、舞蹈家,更重要的是過程中能否做到反思、放下和整理。

所以在治療的過程中,形式之間的轉換也相當重要。治療初期,Aleck傾向使用繪畫或文字創作這類比較個人的媒體,參與者更容易打開心扉,容讓他們建立關係;到整個治療小組都比較熟絡時,就可以轉為舞蹈、戲劇等集體創作,涉及更強烈、更直接的身體感受,小組成員得以互相分享,互相鼓勵。「這是一個互相學習的經驗。」治療師不是站在高高在上的位置,指令他的病人要幹什麼,「每次聽到別人的故事,我自己都有得益。」

滿足感才是最重要

Aleck言語間流露著自信,想不到他擔任治療師的年資只有僅僅兩三年。「之前有好一段時間在投資銀行工作,但做著做著,對自己的未來有點反思,當時在思索之後的路該怎樣走。」從大學時期已經參與劇場創作的Aleck,一直對心理學有興趣;一次偶然的機會下,接觸到社福界人士,發現藝術其實是一種可以幫助別人的工具,更毅然辭退金融業的工作,完成香港大學的表達藝術治療碩士課程。「表達藝術治療其實有很多心理學理論支撐,國外亦有很多臨床實證的個案,是一門專業的學科;同時它與我自己的興趣有緊密的聯繫,作為治療師,可以幫助別人之餘,亦可以帶來很強的滿足感。」如是者,Aleck選擇了截然不同的路,並努力走下去。

或許是緣份使然,離開了金融業的Aleck,現在以另一個身份,回到初地:「治療的定義其實十分廣闊,不一定是精神病患或有創傷經歷才可以接受治療。」現時有不少企業都注重員工的身心靈健康,它們會邀請Aleck到辦公室舉行工作坊,既緩解工作壓力,又有助團隊建立。Aleck笑言:「當看見員工寧可犧牲午飯時間,都來參加工作坊時,我會感到自己的工作別具意義。」

說到將來,Aleck指現時表達藝術治療在香港依然是十分新穎的心理治療手法,仍未普及,他與其他治療師亦在默默努力,爭取政府以至社會普遍的認同。他期望表達藝術治療以後可以更普及,以學校為例,治療的對象不一定局限於SEN學童,在一般教育及輔導的範疇內,也可以加入相關的元素。在人人關注精神健康的年代,Aleck認為表達藝術治療是一個可行又可持續的手法。

後記——白幕後的勇敢身影

曾經有一次,Aleck為一群醫院精神科門診病人進行治療。治療初期有些患者都不願意開放自己,他便想到掛起一塊白布,從後打燈,並邀請患者在布幕後以形體動作表達自己,從前面看倒有點像皮影戲;Aleck發現,在白幕後,參與者的表達可以很不一樣,「他們害怕面對其他人,亦不願開口;但我加上布幕後,他們置身在安全的範圍內,我發現他們其實有很多話想說。那次治療於我是十分深刻的一次。」

聽到這裡,我不知怎的突然鼻頭一酸;或許,我們的心靈世界內,都有出路,需要的只是別人輕輕幫你一把。

圖片來源:Insight Media、Aleck Kwong